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

涉嫌性侵未成年女儿三年,揭开这位总裁父亲的“画皮”

【概要描述】

  • 分类:国内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4-10 00:00
  • 访问量:
详情

来源: 南风窗

 

1972年生的鲍某明,一米九左右,200斤上下,又高又壮像座山一样。

 

他是一个擅长与孩子打交道的人。

 

李星星的母亲回忆与鲍某明认识的过程。2015年4月份,两人通过网友介绍,相互认识了。鲍某明先是说,一直都想有个孩子,过不久,他又说希望和自己母女“组成家庭”。

 

见了面之后,她发现对方年过四十而未婚,有些动摇。

 

但大概只花了半年的时间,鲍某明就彻底取得了李星星母女的信任。他的关怀备至,以及律师、名校毕业生的身份,让李星星的母亲相信,鲍某明“可靠”,“确实就像个爸爸”,他的学问高,如果把女儿交给他教育,肯定比自己带在身边要强。

 

2015年11月,鲍某明带着刚满14岁的“女儿”李星星,到北京上学。

 

2016年,鲍某明出任烟台一家跨国石油服务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2018年又兼任国内另一家上市通讯设备公司的独立董事。而李星星,却从14岁开始了自己的噩梦,她近3年处于半失学状态,期间多次自杀未遂。

 

2019年4月9日,烟台市芝罘区一起“未成年人性侵案”,由李星星报案,掀开了这张父亲的“画皮”。

 

一、这是犯罪吗

血已经止住了,但李星星的下体一直疼痛。她安静了好些天,鲍某明终于把手机还给她。

 

2016年初,刚满14岁的李星星拿到手机,在百度上查询“下体疼痛的原因”,弹出一个医生诊疗的对话框,看头像是一位“医生奶奶”。李星星告诉医生发痛的起因。

 

“你被强暴了。”

 

这是李星星人生第一次直面这句话。

 

她想了一会儿,是什么意思,然后听从“医生奶奶”的指导,报警了。

 

先打110的电话,然后又听从指引,去了北京市某派出所,李星星向警察讲述了鲍某明对她的伤害。

 

第一次是在鲍某明的老家天津,2015年12月31日。跨年那天晚上,“爸爸”鲍某明把灯关了,却把电视声音开得很大,他指示女儿,不要做作业,过来坐下,看电视。

 

坐下。

 

黑暗中,鲍某明突然一把抱住了她。本能地推开,但当时只有70多斤的李星星,与近200斤的鲍某明,根本无法抗衡。她用尽力气,“爸爸”却像铁桶一样箍住她,摸她。“穿衣服睡觉不健康”,鲍某明一边说,一边强行脱掉李星星的衣服,然后侵犯她。巨痛,从下体一直冲到肚子里来,她流血了。

 

李星星一整夜没有睡。

 

第二天,肚子还是痛,去洗手间一看,又流血了,她懵了。

 

鲍某明没有给她时间清醒。他给李星星洗澡,收走她的手机,把她从天津又带回了北京,整天关在家里。

 

接下来的日子,他开始给李星星播放未成年人性题材影片,里面有很多爸爸、妈妈和孩子之间的色情场面。

 

鲍某明说, “你看大家都是这么做的,国外也是这么做的。别人家都是这样,只是没有告诉你而已。” 

 

直到多天后意外的报警。

 

警察到家里搜东西,却几乎什么都没搜到。

 

鲍某明从家里“消失”了。

 

消失了多久,李星星不记得,她也不确定:鲍某明是不是被警察带走了?

 

懵懂的她只记得,鲍某明再次回到家时,自己非常恐惧,但是鲍某明对“报警”只字不提,好像从没过发生任何不愉快。反而,他又变回了刚认识时候的样子,和蔼开朗,认真地照料她,“真的就像个爸爸”。

 

鲍某明家中电视上的色情片,大多是未成年人性题材

 

随后的2015农历年假,鲍某明把李星星带去了外地旅游,没有让她回老家陪妈妈。

 

“他到底犯罪了吗?”李星星想不清楚。

 

他如果犯罪了,警察叔叔为什么不抓他?如果没犯罪,那我怎么还是觉得被伤害了?她不知道为什么鲍某明曾经那样对待她,如今又变得这么好。

 

李星星不敢追究。

 

悄悄地,鲍某明暂停了李星星的课业,不再送她去学校上课。原本说好的,鲍某明的父母会经常来照料这个“小孙女”,却也几乎从未来过。亲生妈妈经常的来电,她只能在鲍某明的注视下接听。鲍某明给李星星注册了一个微信账号,里面只加了一个好友,不是妈妈,而是“爸爸”。

 

慢慢地,李星星掉进了一个“只有鲍某明”的世界。

 

2016年4月左右,鲍某明获得了一份新工作,烟台一家跨国石油服务集团的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他带着李星星离开北京,搬家到了这座海滨小城,美丽的山东烟台。

 

二、逃

烟台的天空湛蓝湛蓝,时常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但是李星星从来不往窗外看。她说:“没有意义。”

 

“父亲”鲍某明,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拥有“两幅面孔”的人。

 

但凡身边有一个大人时,鲍某明都是开朗、得体、有学识的,而独自面对李星星时,就瞬间换了一副样子。

 

最开始,鲍某明不让她出门,随时收走她的手机,逼她做不愿意做的事,不许她哭,也不许她问为什么。

 

刚满14岁的李星星,还没有发育,个子也瘦小。但是鲍某明会突然掀开她的衣服,嗲着声音,叫李星星“妈妈”,说自己是“宝宝”。很多次,鲍某明坐在李星星的肚子上,压得她怎么也起不来。她出血,晕厥。这些画面,是李星星日后半夜常至的噩梦。

 

她给记者看一些残存的照片,照片上,鲍某明脱了衣服正在粘胶带,准备给她使用的成人性用品,还有一些床单,有的沾血,有的被踹烂。

 

在李星星的口中,鲍某明到了烟台之后,日益的喜怒无常。

 

2017年,家里换了一个新马桶,鲍某明很高兴,叫李星星去试。李星星说现在没有,还不想上厕所。他就直接把李星星抱到了洗手间,扒下她的裤子,按坐在马桶上。

 

李星星没有隐私。上厕所,鲍某明不允许她关门。他随时会登陆李星星的微信、QQ。鲍某明还在客厅安装了一个摄像头,李星星在家做什么,他随时随地都能在手机里查看。

 

李星星给《南风窗》记者听一些语音。

 

在这些语音里,鲍某明大声呵斥李星星不应该在朋友圈诉说自己的痛苦,“微信发完朋友圈发,你就不能不说吗!”他告诉李星星,“沉默是金啊!”

 

“他不让我把这些事告诉别人,他都不让我说出来。就算我微信里只有他一个人,他也不要我说。”李星星告诉《南风窗》记者。

 

李星星的抵抗情绪,总是被一套完整的说辞包围、瓦解。

 

鲍某明一开始说,“我们做的事是很正常的,电影里大家都这么做。”后来说,“你不能把我们的秘密说出去,说出去你就不干净了,所有人都会讨厌你。”最后说,“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对你最好的人。别人都是坏人,都想害你。”

 

他反复纠正李星星说话的方式,不准说难受、痛苦,要说“伤心”,不准说“被爸爸按在床上”,要说“你喜欢爸爸,爸爸也喜欢你”。

 

这一套具有体系功能的话语,消解李星星的意志,让她不敢离开。

 

类似的话,还有鲍某明要求的——不能有比“爸爸”更重要的事。

 

李星星回忆一些场景。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