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彩虹家暴:“骄傲月”里的枯萎玫瑰

彩虹家暴:“骄傲月”里的枯萎玫瑰

【概要描述】

  • 分类:国内资讯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19-06-27 00:00
  • 访问量:
详情

 

作者:张倩(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特聘专家,前北京青年报深度报道资深记者,长期从事法律和人物新闻报道,并以调查深度报道见长)

 

前天,一位博主在微博PO出了胡军在一档老节目中对LGBT群体<LGBT为女同性恋者(Lesbians)、男同性恋者(Gays)、双性恋者(Bisexuals)与跨性别者(Transgender)的英文首字母缩略字>的一些言论的截图,至今为止该微博已获10万+转发,粉丝们纷纷表示“胡军三观很正,没有爱错人”。

 

 

胡军对LGBT群体的态度

 

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很多LGBT群体的同胞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并不能得到父母与亲朋好友的理解与接纳,我们今天的主角蝴蝶,甚至被父母控制、限制了人身自由……

 

 

5月31日下午两点半刚过,一条微博名为“蝴蝴蝴蝴碟啊”的博主,在好友圈推送了一条消息,内容如下:“我是蝴蝶本人,因为微博被父母这边盯着只能发好友圈。昨天下午有几个网友过来找我,然后和父母吵架的过程中推搡受伤了又进警察局了。有一个明事理的警察跟我父母说这么盯着我我会变神经病的,让我父母给我手机,并且他会打电话给我确认我的安危,如果联系不到我他会来找我。现在的解决方法是我父母要求我把澳洲账户里的所有钱还给他们,然后国内房产证上把我的名字去掉,才能放我自由,条件是不能联系我女朋友。我不要钱我可以去打工但是我要和她在一起,无论别人怎么说她怎么给我洗脑我都不会放弃喜欢她”。

 

 

很快,这两条信息伴随着截屏,从圈里传至圈外,不仅在一直关注此事的彩虹人士圈内引发轰动,也让致力于终结对彩虹人士家暴的维权人士,纷纷发出对家暴叫“Stop”的呐喊。

 

而对网名为’山奈”(某性少数平权公益组织的志愿者)、“小新”(上海某高校多元性别平等社团核心成员)等一干亲身参与针对蝴蝶“营救”行动的彩虹人士而言,这只不过是给自今年3月启始的“澳洲女同出柜后被父母拘禁”民间营救事件,暂时画上的一个分号。

 

 

彩虹圈私力“解围”救济“夭折”

 

 

 

山奈的真实身份,是江西一家出版社的编辑。平时工作繁忙,他很少有空上网闲逛。4月12日,一次偶然的贴吧浏览,让他无意发现了一对同陷困境的“女同”蝴蝶和袋鼠!

 

这条将山奈“裹挟”进来的博主袋鼠的求助网帖,始发于3月16日、最后回复于4月9日。其内容显示:“我19岁女我女朋友23岁上海人。在一起半年了。在澳洲读大学时认识的。她来澳洲7年从高中开始在这里上了。一直住在舅舅家。妈妈在国内通过舅舅和姥姥(主要是姥姥)控制她。不允许她交任何朋友没课的时候不能踏出家门一步。不然就骂。每次都骂到痛哭那种。”

 

继续往下浏览,山奈发现了更令人震惊的内容,袋鼠的女朋友蝴蝶因向父母“出柜”,被获悉真相后的双亲,在第一时间“稳住阵脚”,以回上海办理相关财产手续的需要,将女儿“骗回”国内后迅速对其实施了“软禁”。

 

山奈关注之际,被限制人身自由后的蝴蝶,已经和女友袋鼠失联40天,痛苦不堪的袋鼠,最终选择放弃澳洲学业回国返乡“救急”。

 

出于对性少数群体遭遇家庭暴力问题的长期关注,山奈与原博“单身袋鼠”迅速建立了联系,并相约实施对被软禁家中的“蝴蝶”进行私力“营救”

 

4月29日,失去人身自由的蝴蝶趁父母不备,借用手机微博设法联系到了袋鼠,告知了袋鼠自己依旧被关在家里以及“五.一”期间“脱逃”的计划,并且初步将5月5日,计划为二人“私奔日”。

 

于是,山奈和袋鼠先后启程赶往上海,在一干彩虹人士的协助之下,组建起了第一次救援行动的小组。

 

5月3日,蝴蝶再度来信,详细告知了5月5日寻机脱逃的计划,于是大家在5月5日一同来到接应点,迎接到趁家长不注意伺机逃脱的蝴蝶,在为蝴蝶补办了身份证(蝴蝶原有身份证明,已被其父母扣押或销毁)后,蝴蝶和袋鼠乘坐高铁如愿离开了上海。

 

但是令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蝴蝶家长第一时间以袋鼠涉嫌“绑架罪”报警,并成功让警察误以为这真是一起绑架案,蝴蝶和袋鼠脱逃当天在南京转机时被警察带回;随后,蝴蝶再次被送回家长构筑的“藩篱”

 

 

借力妇联、街道办和警方公权介入未果

 

 

同志深陷囹圄,身心状况未知,彩虹人士充满忧虑。5月14日,上海某高校多元性别平等社团核心成员小新和圈内马姓律师,前往上海市妇联窗口反映情况。当天窗口是法律援助,二人向负责接待的法援律师反映了情况:“我们是蝴蝶的网友,在网络上看到求助信息,蝴蝶家里不认可蝴蝶在澳洲读书期间找的对象,将其骗回国后涉嫌将其非法拘禁,我们来咨询妇联是否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到她。”

 

 

对方回应这个情况比较复杂,并不是法律援助的范畴,所以叫来了领导。据小新透露,妇联的领导到来后,诉称他们和蝴蝶本人没有关系,网络上的东西真真假假不好分辨,最好是蝴蝶本人到现场来求助。小新则再三强调了她本人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无法亲自到达现场,需要外界的帮助。

 

妇联领导又表达到:“父母不会对孩子做什么过分的事情的,一定是爱孩子的,你们从网上得到的信息还需要多方核实。”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