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把夜的安全和尊严还给女性

把夜的安全和尊严还给女性

【概要描述】

  • 分类:国内资讯
  • 作者:佟吉清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发布时间:2015-10-29 00:00
  • 访问量:
详情

公共安全保障存在病灶,不能让无辜的受害者吃药。重要的是提高公共安全系数,确保所有人都有行动的自由。

一旦女性不夜跑以致不夜出成为共识,她们生活和事业的空间会越来越逼仄狭小,怎么能飞得更高?

这些天,发生在宝鸡市渭河公园的“10·16”吕某被害案,牵动着人们的神经。随着10月26日当地公安局官微发布消息称,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案件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但从《吕某你在哪?家人急疯了》的寻人启事刷屏至今,各种议论与猜测便不绝于耳,诸多思考问题的角度值得探究。

本案当中,公安部门的信息发布,及时又不失慎重,好奇的媒体和网友,似乎不满足于官微披露的内容和尺度,在犯罪嫌疑人未被缉拿归案的情况下,就有标题党做出“吕某遭性侵死前奋力反抗”的判断。而“尸体发现时下身没穿裤子”,“美女老师被糟蹋了”这样的细节描述,刻意渲染不幸中的性,在法院没有审判的情况下,就用笔墨对案件的性质予以认定。很快,吕某的个人资料、真实姓名,以及生活照被一一曝光,毫不顾忌受害人的隐私保护,让其被动地接受好事者的围观。更有缺乏同情心的网友责问:一高挑美女,大半夜的,独身一人,身穿性感紧身衣戴着耳机跑步,条条都是危险信号,这是健身还是玩命?如此背后补刀的做法,碰触了受害者的尊严,让已离开之人承受不该有的道德压力。

月色朦胧,微风习习,夜跑正成为都市运动的新宠,很多女性趋之若鹜。谁也不会想到,这个风华正茂的生命,像平时一样在家吃过晚饭,从容换上运动装,开始一次为了美丽和健康的夜跑,却扣动了死亡的扳机。这个在亲朋眼中性格开朗,热爱生活,非常阳光的女性,就此遭遇不测,确实让人难以接受。而这样的悲剧却并非孤例。8月4日,湖南一名女子夜跑时被歹徒飞车抢走了苹果手机;8月5日,杭州女孩夜跑遭劫持拼命反抗多处刀伤血滴一路;8月31日,安徽一名女孩夜跑遭强暴;10月22日,无锡女教师夜跑遭袭。10月23日,贵州都市报官方微信推出了关于夜跑的投票,针对“你认为夜跑最大的隐患是什么”的选项,读者给出的更多答案是抢劫和色狼。这个调查结果说明,治安状况有很大的改善余地。

虽然吕某死因仍在调查之中,但女性夜跑的安全问题再次引起热议,很多人给夜跑女子提供安全备忘录,提醒女性“长点心吧”,建议她们学点跆拳道,选择灯光明亮且人气聚集的地方,穿亮色反光材质的外套,套上黑森森的腿毛丝袜,随身携带电击棍防身,确保意外发生时,及时一键拨打求救电话等等。应该说,告诫女性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的初衷不乏善意,上述种种招数确实可以降低女性遭遇不测的风险。只是夜跑本想放松身心,却被这么多条条框框束缚,想想也是够累的。还有人提出,选定几条路线,定期更换一下,避免被不法分子掌握行踪。这么周全的提醒令人恍惚,仿佛瞬间穿越成谍战剧里的特工。

更重要的,明明是公共安全保障存在病灶,却让无辜的受害者吃药,不去谴责将黑手伸向女性的犯罪,不去检讨治安管理如何更加周密,反去强调性感光鲜,紧身短裤,纤细大腿,引“狼”上身,我的耳边响起印度公交轮奸案施暴者的那句话:一个体面人家的女孩不会晚上九点还在外面闲逛,女孩才应该对强奸负责任。不少网友提出女性不要单独行动,出门要有陪伴,联想宋代的元宵狂欢,官府对“妇女出游街巷,自夜达旦,男女混淆”不加干涉,只明确禁止“抢扑钗环,挨搪妇女”等不法行为,时间跨越千年,每逢女性外出遇险,却总会有人对其出行自由横加限制:不能单独旅行,不能单独坐地铁,不能单独乘出租车……一位网友称自己连晚上下楼扔垃圾都要老公陪着。如此像未成年人一样处处时时被保护,或是变回“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一旦女性不夜跑以致不夜出成为共识,她们生活和事业的空间会越来越逼仄狭小,怎么能飞得更高?

宝鸡女教师夜跑被害一案告诉我们,重要的是提高公共安全系数,为此警方要拿出切实的方案,比如增加联防力量,多安装摄像头,确保所有人都有行动的自由。不管女性漂不漂亮,穿多穿少,是不是强壮,都能像男人一样,在夜色之下,享受想跑就跑的惬意。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