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首届“男德班”开课 家暴男坦露忏悔心境

首届“男德班”开课 家暴男坦露忏悔心境

【概要描述】

  • 分类:国内资讯
  • 作者:郭睿
  • 来源:凤凰网
  • 发布时间:2015-10-09 00:00
  • 访问量:
详情

今年31岁的叶强,来自苏南富庶城市,身高1米64,黝黑敦实,看起来憨厚内向,淹没在人群中的类型。除了他身上的橙色衬衫,没有亮眼的部分。他是苏南一家环保单位的中层员工,刚刚装修了新房,希望带着三岁儿子,还有妻子,搬出父母家。也许本来,美好生活在前面等着他。

而他已经和妻子分居一年。叶强第一次殴打妻子,是在她怀孕六七个月的时候。原因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妻子要求他把银行卡交给她打理。他觉得烦躁,抬起脚,踹向怀孕的妻子。这是第一次肢体暴力。事后,妻子对他说,她要去告诉村里的妇女主任。他说你去啊。心里不屑一顾。

四年之后,他回忆起来,多么希望妻子当时真的去找了妇女主任,或者打110报警。也许以后的噩梦就不会发生。

我是施暴者,我也是受害者

第一次对妻子施暴,叶强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身高1米56的妻子没有还手之力,也许是出于羞耻,她没有在事后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以及她声称要去寻找的妇女主任。叶强对妻子表示了真诚的道歉。之后的生活中,夫妻之间的沟通并没有改进,摩擦发生,叶强失去耐心,便会挥起拳头。频率从两月一次,到一月一次,甚至一周一次。

最近的一次殴打,也是最严重的殴打,发生在去年4月。叶强为了躲避暴躁的爷爷,和妻子一起住到岳母家。睡前因为生活琐事起了冲突,没有发作,直接睡了。凌晨五点,妻子起来上厕所,踹了叶强一脚。此时的叶强被激起怒火,挥向妻子脑部的拳头比以往更加疯狂。听到动静的岳母前来阻止,回到隔壁房间去拿件衣服。这个过程,他无法控制自己再次动手。他说自己用上了全部的力气,“我把她当成了一个男性”,“我的手像是一把铁榔头”。哪怕时隔一年半,他自己的右手小指以下部位,还会隐隐作痛。

叶强认为这次情绪失控,导火索是自己的爷爷。4月份老人生病,住到二儿子,也就是叶强的父亲家里,同住的有叶强的妻子儿子,四世同堂。在中国人传统价值观里,这应该是其乐融融的场面。

叶强的爷爷一生都居住在苏南的乡村,对妻女的殴打是常态,这是叶强童年对暴力的最初印象。即使这次生病也没有改变他暴躁的脾气,经常在深夜摔东西,吵得家人不得安宁。父亲要阻拦,叶强劝住了父亲,说爷爷是故意激怒你,你阻拦就满足了他。而某日的凌晨六点,叶强的爷爷再次向家人发作,叶强却忍无可忍,拿起拖把砸向爷爷的头部。

这次动手让爷爷暂时安静下来。事后,叶强担心爷爷报复,伤害自己年幼的儿子,带着孩子住到了附近的岳母家。结果,却发生了对妻子的殴打。

这次受暴后,叶强的妻子提出了离婚,以家庭暴力、感情破裂的名义起诉到法院。此前,妻子一次又一次地原谅了他,他也曾向岳父保证过,不再动手。4月的这次“食言”,让他无比懊恼,失信于岳父,他觉得自己打破了男人之间的承诺。

2014年夏天,叶强生平第一次收到法院传票。悔恨和懊恼中,他开始查询有关家庭暴力的信息,从网上看到了央视制作的纪录片《中国反家暴纪实》,完完整整地看了8集。片子中提到陈敏书写的《呐喊__中国女性反家庭暴力报告》一书,他买来读,书中对施暴者的心理分析,让他开始理清自己是什么人。

从片中获知的白丝带热线,直接改变了他的生活。白丝带志愿者网络是一个旨在反对性别暴力,倡导性别平等的组织。上网查了一番后,他发现白丝带不仅帮助家庭暴力的受暴者,也不排斥施暴者,鼓励施暴者进行咨询。在浑浑噩噩即将面临开庭的日子,他拨通了电话,开始了持续的咨询和学习。

值机的心理咨询师是男性,听完了他的故事,指出家暴是错误的,帮助他更正了很多观念和行为,同时提出三条建议,想打人的时候,抽离环境;发展兴趣爱好,缓解压力;在当地找心理医师进行治疗。

叶强说自己也是父权制的受害者,传承了暴力。从原生家庭中习得“男性气质”,以威猛阳刚为荣。他的名字也代表的家庭对他的寄愿。心理医师和他一起反思童年的成长经历。叶强清楚地记得,六岁之前,父亲并不打他。直到有一次父亲的朋友来家里串门,炫耀般地讲起自己教训儿子的过程,儿子一犯错,就罚跪。叶强的父亲学到了这个“知识”,便用在他身上,犯错的时候,开始罚跪和吊打。

他曾目睹大街上一个男人殴打身边的女人,没有人去制止他。村中的出租屋,夜里时常传来女人被打后的哭声。这样的经历让他觉得男人打女人是可以的。三班倒的父亲,甚少给他关注与温暖。他会自觉帮助母亲做家务,却极少得到赞扬。

工作以后,在单位他是好好先生,一些老员工的不尊重,他只会闷在心里。妻子和公公婆婆一起生活,关系难以处理,他的方式是躲避,和妻子沟通不畅时,拳脚相加来解决。心理医生讲,他对家庭成员有强烈的控制欲,例如不能忍受妻子的晚归,药品没有按照他要求的位置来摆放。他把拳头挥向体能处于弱势的妻子,自幼习得的暴力继续传递。

他完全认同心理医生的分析。

施暴者是你看不出来的

10月4号,叶强到北京参加一个名为“好伴侣、好父亲:男性成长工作坊”的活动,以白丝带成员的身份。这个工作坊的发起人方刚,是中国白丝带志愿者网络的召集人,也是北京林业大学研究性学的教授。他将工作坊命名为首届“男德班”,为了和去年社会上兴起的“女德班”对应,后者因为提倡“男尊女卑”,妻子必须“打不还手、骂不还口、逆来顺受、绝不离婚”等观念受到批判。方刚要反其道而行之,“男德班”倡导男性站出来行动,从自己做起,实践性别平等,做亲密关系中的好伴侣,亲子关系中的好父亲,职场中的好伙伴,杜绝性别歧视,性别暴力,性骚扰等行为。

工作坊第一天的自我介绍时,叶强如常介绍了自己的姓名和身份。工作坊的协作者方刚,也是白丝带网络在中国的发起人。照例问他,你是施暴者吗?旁边的90后小男生积极代他回答,“应该不是吧”。叶强的心里掀起了波澜,“施暴者你是看不出来的”,他知道自己看起来不像,他也知道施暴行为和学历、职业、经济地位都没有关系,任何人都可能是施暴者。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