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内蒙古赵黎平3?20案件被害人李某某独家调查

内蒙古赵黎平3?20案件被害人李某某独家调查

【概要描述】

  • 分类:国内资讯
  • 作者:张明芳
  • 来源:中国妇女报
  • 发布时间:2015-04-16 00:00
  • 访问量:
详情

“赵黎平要杀我!”这是李某某生前最后一句话。

当警察找到这位报警的女子时,她已经是一具被焚烧过的尸体。李某某27岁的青春年华在2015年3月20日这一天戛然而止。

据媒体报道,3月20日晚,赤峰市205省道桥北街道,一名身中两枪的女子拦下一辆白色轿车,拼命逃亡。赵黎平则驾驶一辆蒙K牌照的黑色奥迪疾速追赶。途中,该女子拨通110报警。接警后,警方着手设卡追捕。

当晚21时30分左右,两辆车先后驶入赤峰市百合新城南区。白色轿车停下后,赵黎平冲出奥迪,举枪射中女子头部,随即将尸体拖入后备厢,飞速驶出小区。他一路狂驰,来到赤峰市松山区被称为大牛圈的山坡上,将女子焚尸并掩埋在坡底一处建筑垃圾填埋场。

4月1日,内蒙古公安厅官方公众平台“平安内蒙古”对外通报了赵黎平“3·20”案件侦破进展情况,该案是赵黎平蓄谋已久、精心策划实施的一起案件。

被害女子即李某某,曾用名李某红,赤峰籍人,1988年9月生,汉族,小学文化,老家在距赤峰市翁牛特旗一村庄,她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子?27岁的她竟让赵黎平这名64岁的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前公安厅长不惜冒险杀人?

她死在自己的家门口

近日,记者来到案发现场,赤峰市松山区百合新城南区17号楼,李某某的家住在四层,她的父母与弟弟都在这里住。虽说这里是李某某的家,但是她很少回家。据了解,这里在七八年前一套房的售价在30万元左右。

据楼下看车棚的阿姨描述,当晚事发时没听到什么异样的声音,或许因为是二月初一,外面时不时会有鞭炮声,因此偶尔的声响也就不会注意。而当一个小货车的车主慌张跑到车棚里,说:“不要出去,外面打仗了。”她才知道出事了。车主在车棚里浑身直哆嗦,说她看到一个人正把另外一个人往黑色轿车里拖。车主在车棚里待了很久才离开,后来,警车便来到小区。

事发后,当警察带赵黎平指认现场时,位于四楼的受害人母亲站在窗口哭着喊:“还我老姑娘,还我老姑娘。”

记者试图采访受害人家属,然而敲门后,门里传来的仅是一阵急促的狗叫声,接着便陷入沉寂,当记者再次敲门后,伴着狗叫声传来一个男人粗粗的嗓音:“我们不接受采访,不好意思。”楼上住户向记者透露,事发后一天,这家的老太太被很多人架住,上了一辆车,“估计是太伤心,犯病了。”住户这样说道。

据小区里的人反映,事情发生后,这一家人就很少出门了,至亲死在自己的家门口,这种痛苦外人无法想象。

她从来不描眉画眼

楼下小超市的老板说,李某某长得很普通,“穿衣服也不露胳膊不露腿的,看上去不像那种特别张扬的人,说话也很和气。”

小区外面有一家擦鞋店,同时提供干洗服务,店主韩女士说,李某某去年成为这家店的会员,3月19日,她曾来拿自己干洗的衣服,店主清晰地记得她当时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呢大衣,还和她聊了几句。“没想到20号就发生了这样的事。”韩女士表示不可思议。她也是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人发被害人的照片,那是一张户籍信息的照片,才认出被害人竟是她,随后照片即被删除。

对于李某某的印象,店主回忆女孩长得一米六几的个头,大眼睛,很文静,说话声音很轻。“见她时她从来不描眉画眼,也很少穿高跟鞋,非常朴素的样子。”由于李某某很少回家,对她的信息外界知之甚少,店主只知道她在做服装生意。

记者来到李某某开服装店的赤峰市红山区新华路步行街航宇商厦,这里位于赤峰老城的闹市区,所有的商家也是在今年的1月份刚刚入驻,商厦为吸引商家,并未向入驻商家收取租金,只要求商家按一定比例“返点”。

李某某就在商厦的二楼精品女装售卖区租了一个“专柜”。经多位店主指引,记者找到了李某某的专柜,自从案发后,李某某的专柜并未撤,而是由她的姐姐在看管。这个专柜经营的是某高档品牌运动装,一套衣服在上千元左右。当记者表明来意后,对方说自己并不是李某某的姐姐,并拒绝了采访。

商厦店铺里的售货员对这件事都讳莫如深,不愿意跟陌生人提起,在记者多方打听下,了解到一些私底下的传闻, “这女的跟着那男的得有几年了吧。”“这是出事了,要是不出事,家里得跟沾光不少啊。” 虽然传闻四起,但李家人并没有站出来回应任何事。

她从这里走出去

此前有媒体报道,李某某老家在距赤峰市一百多公里的翁牛特旗一村庄,家中姊妹兄弟4人,三个女儿,一个儿子,被害人李某某是最小的女儿。

记者驱车赶往李某某的老家,经过了高速路、国道、省道、乡道,车辆大部分时间穿梭在人烟稀少的石子路上,走很久才能看到几十户聚集的小村庄,大多数是土墙,而这些土墙经过风沙的洗礼看起来不堪一击,村庄里到处是残垣断壁。在4个小时的奔波后来到了翁牛特旗亿合公镇头段地村,这里原本是个镇,与其他村庄的最大不同是这里有两个小旅馆和两个小饭店,“穷山恶水的地方有什么好?”一位饭店的老板娘操着标准的普通话跟记者闲聊。

“到了头段地村,过一个‘营子’(村子)就是一段地村。”在当地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来到了李某某的老家——赤峰市翁牛特旗亿合公镇五段地村,这个人口仅有321人的村子,与记者沿途看到的村子很像,一进村只看到几个站在墙根下晒太阳的老太太。

最近一段时间,经历过“各方人士”的到访,这里似乎很难再维持小山村的宁静。记者向迎面走来的两位五六十岁的老太太问路,“你们是哪里来的?”老人的质疑随即而来。当记者问起李某某的事情,老人的言语躲躲闪闪,而接下来几个村民听到此事都匆匆离去。

李某某家的老屋位于前街,大门被几块垒砌的石头挡着,墙根处一堆腐烂的木头和粪便,让这处原本宽敞的院子失去了往日的生气。村里的一位羊倌介绍,前两年老两口离开了村里,听说是到城里打工,现在好像有个租户住着。

她家的老邻居闻声走出来,对于记者的到访,这位老妇人也有些“司空见惯”。老人告诉记者,李某某一家已于前年搬走了,过年也没回来过。李某某十三四岁离家打工,对于她的印象,老邻居很模糊,只记得小姑娘文静朴素,不爱串门。

五段地村只有两户李姓人家,而另外一户则是李某某的大伯家,记者在一个羊倌的指引下找到了李某某大伯的儿子家,但他不在家。他的媳妇告诉记者,他们与李某某家住得远,关系并不近,对她家的情况也不了解。

记者离开时,看到李某某的大哥骑着摩托车回家,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只好作罢。然而记者走到车附近时,却看到他骑着摩托紧追上来,并用手机飞快拍下了记者的车牌号。

采访结束,记者的车缓慢行走在颠簸的石子路上,不知道当时李某某走出这个小山村时会想些什么,如果她没有走出去,也许她像嫂子一样,养一群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而记者唯一肯定的是走出去的李某某不想再过这样的生活,于是她成为与赵黎平,这个与自己相差37岁的男人“关系较为亲密的女性”。

然而,这并没有真正改变她的命运,在路的尽头,等待她的是一声枪响。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