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搜索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行业资讯

资讯分类

千千观察|千千万万个拉姆,需要一张人身安全保护令

千千观察|千千万万个拉姆,需要一张人身安全保护令

【概要描述】

  • 分类:观点荟萃
  • 作者: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 来源:原创
  • 发布时间:2020-11-12 11:49
  • 访问量:
详情

 

在阖家欢乐、举国同庆的国庆和中秋双节里,一位名叫“拉姆”的年轻母亲在医院里走完了她短暂而痛苦的一生。如果不是因为她在一个直播平台上拥有一定数量的粉丝,她的死亡也许像无数类似的女性一样,湮没无闻。

 

不信你看——

 

2019年10月18日,央视网的新闻上刊登了一则消息“女子被前夫暴打致死,生前曾向警方求助”,时至今日已经没人知晓它的后续结局。

 

 

千千律所的反家暴公益律师网络成员代理了这个案子,在中学做教师的女子周某在被家暴致死之前曾多方求助,《求助信》中写道,

丈夫存在严重的家庭暴力,离婚后仍通过多种渠道对她个人名誉进行诽谤和人身攻击,到她的工作单位多次骚扰领导,凌晨两三点骚扰她的家人,她和她的家人再也无法忍受,希望得到帮助。

 

而被害当天,被害人亲属也曾多次向派出所打电话,请求他们派人查看,接警后民警曾来到肖某家门口敲门,但认为无人应答后即返回,直至被害人被殴打致死。

不信你再看——
 

根据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对媒体报道的统计,从2016年3月1日反家暴法开始实施到2019年12月31日,仅被公开报道的涉家暴命案就至少有942起,致死1214人(包括被祸及的邻居和路人),其中未成年人占将近7%;由于相当一部分致死多人的案件报道对死亡人数做性别上的区分,我们能确知的至少致死女性(含女童)920人,占比76%。即平均每五天至少有三名妇女因家庭暴力致死。

 

 

更令人无奈的是,这样的暴力并不全部是毫无预兆,无论是拉姆、中学教师周某都曾穷尽自己所能穷尽的各种资源想为自己寻一条生路。

 
难道我们真的就对这种赤裸裸的人身安全威胁无计可施吗?
 
不是的。
 

早在2016年3月1日正式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中全文38条就有整整11条是围绕着人身安全保护令,明确规定了申请条件、程序、惩戒方式等方方面面。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

第二十三条 当事人因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当事人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因受到强制、威吓等原因无法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其近亲属、公安机关、妇女联合会、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救助管理机构可以代为申请。

 

第三十四条 被申请人违反人身安全保护令,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人民法院应当给予训诫,可以根据情节轻重处以一千元以下罚款、十五日以下拘留。

 
从法律条文来看,人身安全保护令是公权力介入家庭暴力威胁的重要而有力的执法工具。在很多国家的司法实践中也可以印证,这是一个常规的、行之有效制止家庭暴力进一步升级的手段。
 
但令人费解的是,
在拉姆和众多案件报道中我们并没有看到“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影子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数据,《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四年来核发的人身安全保护令数字是逐步增加——2016年687份,2017年1469份,2018年1589份,2019年2004份,截至2019年12月底,全国法院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5749份。虽然数字是在增加的,但在全国范围内四年里只有不到六千份。

 

那么到底有多少人在面临威胁时申请过人身安全保护令?核准发放的比例有多少?我们仍然不得而知。
 
在北京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对上海一地的人身安全保护令进行统计时发现,2016年上海市法院系统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106起,其中支持申请出具裁定的只有35起。2017年,上海只签发了38件人身保护令;2018年11月,反家庭暴力法近三年时,上海市法院系统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249起,结案247起,其中裁定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93件,核发率为37%;2019年,上海法院签发人身保护令23件。
 
反家暴法规定,可以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条件是“当事人遭受家庭暴力或者面临家庭暴力的现实危险”,它关注的是“现实危险”,但执行中对人身安全保护令的核发往往过于严苛,导致应受保护的人往往无法得到应有的保护。在千千律所提供的法律咨询服务中,当提到人身安全保护令时,求助者往往是一脸无奈,因为很多基层法院工作人员对人身安全保护令仍然非常陌生。求助者告诉千千,即使在一线城市、即使施暴者带多人在法院门口威胁、即使有多次报警记录,求助者两次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仍然被拒,理由是“身上还没有伤”。
 
法律的生命在于执行。
 
千千万万个拉姆一样遭遇的人,需要一张人身安全保护令
 

它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张纸,它代表着国家强制力对家庭暴力不容忍的态度,代表着对施暴人的震慑和约束,代表着一旦违反它就要面临法律的进一步制裁

 

 

也许就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张纸,就可以让本来肆无忌惮的施暴人看到“家暴不是家务事”,让四处求助的受害人得到它名字所预示的“安全”和“保护”。

  
参考资料
为平妇女权益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四周年监测报告。2020年6月, http://equality-beijing.org/newinfo.aspx?id=80
为平妇女权益机构出品,林爽、郑诗茵、张琬青、冯媛撰写:“上海市人身安全保护令核发情况初探——反家暴法实施监测报告系列-2020之专题篇”,2020年3月8日,www.equality-beijing.org,
 王春霞:反家庭暴力法实施四周年专访全国妇联、最高人民法院、公安部相关部门负责人,中国妇女报:2020-03-01,转引自www.nwccw.gov.cn/2020-03/02/content_280430.htm
孔雯瓊,“反家暴法將滿一年 上海申請保護令者人數稀少”,香港文汇报。http://news.wenweipo.com/2017/02/22/IN1702220041.htm,2017年2月22日。
王闲乐、简工博,“让‘虐童入刑’成为公众常识”,澎湃新闻。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921770,2019年1月29日。
杨卉、朱晓荣,“上海一高校女教师遭博士丈夫家暴 保护令助其脱离困境”,新浪上海。http://sh.sina.com.cn/news/s/2019-03-01/detail-ihrfqzkc0375075.shtml,2019年3月1日。
王川,“上海法院系统3年发出93件人身安全保护令”,上海法制报第1版。
http://www.shfzb.com.cn/html/2018-11/26/content_726127.html,2018年11月26日。
陈静、王笈,“上海:2019年1251人次‘父母官’出庭应诉”,中国新闻网。https://m.chinanews.com/wap/detail/zw/sh/2020/01-18/9063522.shtml,2020年1月18日。
央视网:子被前夫暴打致死,生前曾向警方求助.全文链接见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7711192000576255&wfr=spider&for=pc
 
关键词: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电话(Tel):010-84833270/8483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网址:www.woman-legalaid.org.cn  邮箱:ngo@woman-legalaid.org.cn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邮编:100029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官方微博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微信公众号

©版权所有: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北京二分  京ICP备11048134号-3

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