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北京市千千律师事务所!

  •  

咨询热线:(010)84831639/3270

上午:10:00—12:00   下午:13:00—17:00

今天是:

要闻动态
中心官网微博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
         鹤家园3号楼1304室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833270/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E-mail:[email protected]

所在的位置:首页新行业资讯国内资讯 > 内蒙古4名女初中生遭性侵 人大代表等3人涉案

内蒙古4名女初中生遭性侵 人大代表等3人涉案

作者:重案组37号来源:新京报 浏览次数: 日期:2016年8月19日 14:13

    原4名初中女生遭性侵,5女子涉嫌当“中间人”威逼 ,人大代表及海关、银行等3人涉案
  2016年5月以来,内蒙古满洲里市4名初中女生举报遭性侵。案件由一名13岁的初一女生企图自杀浮出水面。
  该案一共批捕6人。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了解到,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52岁,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满洲里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后两人因证据不足被取保候审。
  另有5名女性涉嫌以暴力威胁学生卖淫,以涉嫌强迫、组织、协助卖淫罪被捕。
  当地官方至今未公布此案。家属在网上发帖呼吁有关部门关注此案。
  此案揭露出校园暴力下的性侵隐忧。
  6月29日中午,13岁的胡云坐在床上,低着头,长时间不动,也不说话。
  一个星期以来,胡云大多都保持着这个状态。她的父亲说,女儿听到椅子响就以为是陌生人,睡觉不关灯,身体不时颤动。
  胡云唯一的兴趣就是抱着ipad,玩“切水果”游戏,右手不断地划,食指打着屏幕“哒哒”地响。
  此前的两个月,这位初一女生涉嫌被3人性侵6次。父母带她到北京求医,被诊断为“亚木僵”、“精神障碍”,不得不辍学。
  与胡云一样,被同一伙人带去遭性侵的至少还有3名女生。她们都是十三四岁左右,目前仍在上学。
  家长向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反映,她们不同程度出现自闭、爱哭、噩梦、发呆、厌学等状况。
  书包里发现遗书
  5月9日,胡云第6次接到了王红的通知,让她晚上8点到满洲里口岸大厦909房间“接活”。胡云谎称家长看管得严,没有去。
  王红,17岁,满洲里另一所中学高二学生。
  胡云说,如果不去,王红她们明天就去学校打她,“这一天我害怕极了,一晚上都没有睡觉。”
  第二天,胡云将想买安眠药自杀的想法告诉同学,同学将她这个举动报告给老师。
  胡云所在学校的校长介绍,老师们在了解情况时,胡云说“还想买把刀自杀”。
  当天,学校报警。
  十天后,老师和家长一起在胡云的书包里发现遗书。
  遗书上称,今年4月份,胡云认识当地远方中学的高中生徐某,两人发展成男女朋友。另一女生知道胡云喜欢徐某后,很生气。没多久,王红就找到胡云说,“你现在关系很乱,让你接一次活。”
  “我根本不想接活,接活代表我第一次没有了,而且还是个陌生的人。”胡云在遗书中说,“但是我不得不去,不去她们就打我。”
  4月10日,王红、郑喜红(另一涉案女性,无业)带着另一学校的初二学生吴月在操场围住胡云。
  下午3点,3人带着胡云乘出租车来到了“福润兴酒店”。路上,王红给一个叫“老姨”的人打了电话。
  胡云的遗书里称,在酒店里,“有一个男的揭开我浴巾……”
  胡云和吴月均称,这位性侵胡云的男人外号“老姨”,事后他给了吴月一沓钱,吴下楼交给王红。
  期间,“老姨”只问胡云叫什么名字,胡云说了一个假名。
  随后,4月17日,5月2日,在同一地点,胡云又被王红等人带到“老姨”面前。
  第二次,胡云从王红口中得知,“老姨”原名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大老板。
  至少有4名女生被性侵
  据胡云和吴月描述,胡云还被王红安排给另外两个男人。
  4月底,王红要吴月接胡云来见她。见面后,王红安排两人进了一辆黑色汽车,车里坐着一个长脸、秃顶,年龄大概30岁左右的男子。他带两人来到市内某宾馆,与胡云发生关系。
  5月1日,在满洲里明珠公寓酒店9楼,一个脸上有坑,年龄40多岁的男子两次与胡云发生关系。因男子抱怨不是处女,胡云还被王红一伙人打了耳光。
  据家长们透露,这两名男性分别是满洲里海关的赵某和中国银行满洲里支行的常某。
  6月29日下午,满洲里市检察院一名工作人员介绍,此案涉嫌强奸罪的3名男性分别为:石学和,满洲里市人大代表;赵某波,34岁,在海关货运列检中心工作;常某义,42岁,中国银行满洲里市分行工作。
  吴月说,胡云被性侵的经过她都在场。有几次,吴月被王红威胁蹲在厕所全程看守,收钱。
  胡云说,在整个过程中,她只拿到100元打的费。
  据家长透露,胡云向警方讲述遭性侵次日,又有3名女生跟警方做了笔录。家长们获知,这3名女生也向警方讲述,她们都与石学和发生了性关系。
  4名女孩中,周畅第一个被王红“相中”。周畅今年初二,原先与王红在同一学校。两家隔得不远,平时两人还在一起玩。
  周畅说,去年3月,王红找到13岁的周畅帮忙,称她得了妇科病,缺钱,让她去跟“老姨”做一次。周畅同意只做一次,就跟着王红去福润兴酒店。
  第二个被性侵的是吴月,周畅的同班同学。
  刚满14周岁的吴月说,她一共被王红等人带到宾馆,与“老姨”发生了4次性关系,发生关系时她只有13岁。
  第三个被性侵的是另一所中学初一女生李莉,13岁。她是周畅通过QQ“物色”的好友。王红、周畅称要带李莉玩,直到带到酒店她才发现怎么回事。
  李莉说,第一次,“老姨”没有跟她说话,和她发生完关系后,给了王红等人1000多元。
  第二次,“老姨”问了一些问题,按照王红的要求,她说17岁,老姨说一点都不像。
  校园暴力恐吓
  “我被控制了,怎么也摆脱不掉。”胡云说,她第一次接活后,王红等人又“把我拉到新视野网吧打我,我的脸上,大腿根下都有痕迹,我不敢惹她们了。”
  据受害女生表述,高二女生王红负责物色学生送给嫖客,一旦不从,则组织校内外学生暴力威胁,“我们都怕她。”
  作为中间人,王红从去年开始,已多次向石学和及其他成年男性介绍女孩。王红又将被性侵过的女孩发展成她的下线。周畅、吴月就是这样。
  据周畅说,她第一次答应王红接活后,王红又多次在学校堵她,“就算绕道走,也会被逮着,校服被用烟头烫坏,人打倒在地上。”
  去年10月,周畅告诉同班同学吴月,如果不按照王红的要求去挣钱,就要被打。
  吴月说,她开始没有听从,被王红打了一顿,第二天就带到福润兴酒店,老姨强奸了她。
  “只有听从王红,才能免受性侵。”刚满14岁的吴月说。
  李莉曾目睹过王红一伙殴打胡云,王红、郑喜红、周畅、吴月去学校找胡云,学校对面的一个平台是胡云上学的必经之地,王红通知人找来李莉。
  李莉看到10多个学生围看,王红、郑喜红两个人扇胡云耳光,用脚踢肚子,打了有5分钟,边打边说“不乖的下场”,还对李莉说“你要不听话,也和胡云一样。”李莉看到胡云的脸红肿。
  在新视野网吧的包间里,胡云被一群女生围着打了一顿,哭着向她们求饶。
  班主任老师和住宿部老师都发现了胡云脸上有青肿,带着大口罩上学,胡云谎称作业做不出来,自己掐的。
  四名女生表示,如果不顺从,还被威胁,带到山上去,或者带到洗头房去卖淫。“如果不听,她们说要把我拉到山上埋了。”吴月说。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从满洲里市检察院了解到,除了3名涉嫌强奸的男子外,有5名女子被批捕:王红涉嫌强迫卖淫;郑喜红涉嫌强迫卖淫;尹淑蕾涉嫌组织卖淫;赵艳涉嫌协助组织卖淫,曹静茹涉嫌协助组织卖淫。
  这5人中,除了王红还在高二读书外,其他的女子均为无业的成年人。
  羞于启齿的女生
  “错在缺乏法律意识,胆小,不敢跟家长说”,一位家长坦承,家长们疏忽了与孩子的沟通,校方也有监护责任,对孩子缺乏生理健康教育。
  事发之前曾有征兆,但都被忽视了。
  周畅的妈妈说,孩子曾突然说不想上学,要离开满洲里市,还给远方的表姐说,要收拾东西离家出走。
  周畅的妈妈介绍,今年4月下旬,有4个女孩去学校找周畅,老师说看着像社会上的人,其中有个“小黄毛”,周畅偷偷跑回家,吃饭时,突然对妈妈说不想在本地上学了,周畅的妈妈以为孩子跟人打架了。
  在家长的逼问下,周畅说,四个女孩去找她,如果不跟她们一起,就送她洗头房去卖淫。
  觉得事情非同小可,家长打电话给王红,两人骂上了,“社会孩子说要赶到家里来找麻烦。”
  周畅的爸爸去派出所报案了,警方找来双方,经核实为口头吓唬。
  “王红也去了,小孩被吓住了,谎称王红是她的朋友。”周畅的妈妈说,“孩子嘴严,如果不怕那几个小姑娘,这事早就揭开了。”
  像多数性侵案一样,四名女生对于被性侵长期保持沉默,除了暴力威胁外,她们还羞于启齿。
  胡云说:“不敢说啊,怕告诉老师后,王红她们知道了往死里打,通知爸妈又会骂我。”
  吴月表示,这不是光彩的事,怎么能对外去说呢。
  外向型的性格,让胡云守不住秘密,每次被性侵,胡云都告诉李莉。在李莉的印象中,胡云是个开朗的女孩,爱开玩笑,特别爱笑,喜欢玩手机,聊QQ。
  如今胡云长时间一动不动,瞪着眼睛,让家长特别担忧。
  以往每次回家,胡云都都主动扑在爸爸怀里,现在见了爸爸头也不抬,家属称“见了30多岁的男子,手心、脚心都流汗。”
  去年年底,胡云的爸爸在国外承包土地种植蔬菜。今年胡云的母亲也赶过去,胡云被寄托给小姨照料,“成为留守儿童”。如今胡云爸爸的种植园疏于打理,血本无归。
  在遗书中,胡云也坦诚,“我想处对象,因为我缺少爱。”
  李莉表示,事发之后,学校组织所有女生,通过校园直播平台上了性教育课,老师说未成年人发生性行为危险,容易得病。
  根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以下简称“女童保护”)统计,2015年全年媒体公开曝光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例340起,平均每天曝光0.95起。
  “女童保护”认为,性侵具有隐蔽性,性侵者的施害行为具有长期性,如果不及时发现、及时报警,就可能延续时间长、危害更多儿童。
  “发生这样的事,教育有问题,家长,学校都有问题,这是不可否认的。”胡云所在学校校长认为,如果想追究责任,家长可以走正常法律程序,起诉学校。
  这位校长提出,学生在遭遇性侵后应该默默承受,等判决结果,如果不服判决再上诉。
  胡云的爸爸则表示,如今为了维护权益而上访,对多数人看来都在加重侮辱,但“我总得找个说理的地方。”
  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向该中学提出采访要求,校方予以拒绝。
  “案子审查特别复杂”
  从报案至今一个多月,官方未对外通报这则性侵案。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查阅,仅当地市人大对涉案的石学和做出回应。
  根据满洲里市政府官方网站消息,5月19日,在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上,依法确认了关于许可对市十四届人大代表石学和采取强制措施的决议。
  6月24日,市第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定接受石学和辞去市十四届人大代表职务。
  石学和,汉族,1964年出生,身份地址为,满洲里市扎赞诺尔矿区。
  工商资料显示,石学和为呼伦贝尔市呼伦湖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总经理。另外,石还是满洲里呼伦湖度假服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另据重案组37号探员调查,4名女生发生性侵的主要地点--满洲里福润兴酒店,由石学和的儿子石磊任执行董事、总经理,石学和为实际控制人。
  4名女孩在接受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采访时,均能一眼认出身份证照片正是性侵者石学和。女孩们描述,石学和穿西装、白衬衫,有肚腩,头发往后梳,“长得丑”。
  王红告诉四名女生,在石学和面前一定要说学习好,是处女,“老姨喜欢学习好的孩子。”
  4人都表示,石学和在与女孩发生性关系过程中,没有戴避孕套。
  案发后,石学和家属派人跟胡云家属协商,希望60万私了,被家属回绝。
  此外,听闻涉嫌性侵胡云的两男子被释放,6月25日,胡云的家属找到检察院一位科长,质问“为什么放人?”
  该科长说,石学和达到了批准逮捕的标准,另外两人证据不足,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处于取保候审阶段。
  “这个案子审查特别复杂”该案承办检察官祝凤影对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说,石学和在被提审时不承认犯罪,但能够被捕,是因为多人指认;而涉案的中间人和赵某波、常某义之间,双方均不承认有交易;也没有痕迹证据比如打斗、精液等。
  7月1日,满洲里市公安局宣传科长卢海斌、刑侦大队民警、该案承办人张进,两人均对重案组37号探员表示,需向上级汇报经允许后,才能接受采访。
  卢海斌表示,这个事比较敏感,采取保守的原则,未对外通报。
  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认为,未满14周岁的为幼女。刑法规定,只要与未满14周岁的女孩发生性行为一律按强奸罪论处,在实践中,不再设立有没有“明知”的条件,对于幼女的保护,国内的趋势是越来越严厉。
  洪道德还认为,如果有两名以上受害者指控同一人性侵,互相印证,至少应该对被告人采取强制羁押,而不应该取保候审,同时,可以结合监控,让被告人交待不在场的证据。
  (文中王红,胡云、周畅、李莉、吴月因未成年,均为化名)记者 曹晓波

 

所属类别: 国内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Copyright 2003-2005 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京ICP备11048134号-3 京公网备案11010502022171) 中心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 中国北京市朝阳区北四环东路108号千鹤家园3号楼1304室 (邮编)100029 电话:(010)84833270/3276 传真:(010)84833270转811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